tvb.com

 
 
   
tvb.com
 
七月 14

香港首個以Apps 作主題的展覽會已完滿舉行,這次展覽會介紹的新興和受歡迎的Apps相信大部份已被下載於大家的智能手機內。這次展覽會展出的Apps類別繁多,從遊戲,音樂,社交網絡,新聞,旅遊/生活風格等,一應俱全。其實,寫受歡迎的Apps有那麼簡單嗎?

Apps這個新興工業,沒錯,真的為有意在智能手機這個平台創作的人帶來新希望。可是,你現在在Apps Store能下載的免費和收費Apps超過數十萬。要用戶下載你創作的Apps不難,但要用戶長期使用你的Apps就要想想辦法!無論在界面,內容,方便程度等都要仔細考慮,實在很花人力物力。不過,能設計一個很多人想下載,很多人想使用的Apps,那份滿足感必定大於賺錢吧!

智能手機的結合和應用程式為用戶提供了無邊界的空間,讓用戶無時無刻瀏覽和選用合適的Apps。它們不單只是娛樂,甚至改變了人類的日常生活。更重要的是創作Apps這個新興工業還帶給很多人創作空間呢!

七月 13

先旨聲明,以下「新聞」,純屬虛構,萬勿當真。各人反應、事態發展,謹按歷史規律推斷。

 

爭議多月的遞補方案,昨於立法會通過。政務司長唐英年重申,方案堵塞政制漏洞,節省公帑,市民有共識支持。政黨意見不一,公民黨余若薇感失望,狠批政府剝奪選舉權利;民建聯譚耀宗則指,方案符合市民期望。

 

經兩個多月的諮詢,遞補方案昨恢復二讀,以三十三票贊成、廿四票反對通過。除早已表態支持的民建聯、工聯會,曾批評政府諮詢不足的謝偉俊、葉劉淑儀亦投贊成票。而泛民全體議員均反對方案。醫學界梁家騮及保險界陳健波則因業界未有共識,投下棄權票。

 

會後唐英年會見傳媒,表示喜見方案通過。他表示諮詢結果顯示,方案得普遍市民支持,而社會亦早有共識。他重申,去年補選投票率低,因市民不滿議員辭職再選,議員為達政治目的,浪費一億多元公帑。被問及遞補方案是否中央提出,考驗他能否當特首,他稱沒受中央壓力,只想為市民盡心服務。

 

余若薇與一眾泛民議員會見傳媒時,表示對方案通過極感失望。她批評方案剝奪補選權,違背民主精神,「開民主倒車」,並質詢唐英年所說的共識,要求政府公開諮詢結果。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直言,方案「好離譜」,她呼籲市民應上街遊行,聲討政府,奪回補選權。

 

譚耀宗認為,政府多番修訂方案,現時通過的方案,最符合市民期望。對於泛民的批評,他稱不應「得寸進尺,見好就要收」,政府已順應泛民的要求,修訂了方案和諮詢市民,「當日泛民鬧政府沒諮詢,如今諮詢了,又不滿意,感覺是為反而反,毫不理性」。

 

人民力量黃毓民指,七一當日廿二萬人上街,七一三又有千人包圍立法會,政府還不徹回方案,是執意與民為敵。他將號召市民再圍立法會,並說明這次沒有限期,直至方案被廢除。

 

圖片來源:《明報》

圖片來源:《明報》

七月 12

香港具有特殊的歷史地位,與廣州、上海,甚至北京,有更高的自治地位。《基本法》賦予港人治港的權利,儘管中國由中共管治,而香港身為其國之一市,其政治也不容干預,這當然包括「怎樣才可當特首」。

然而,主權易手十四年,當年《基本法》的精神,早已在市民、在傳媒、在政府腦中,忘記淨盡。日前大陸官王光亞公開說,來屆特首應「愛國愛港、管治能力強、得民心」;「跟車太貼」的民建聯主席譚耀宗,仍不改本色,立刻附和;而各大傳媒的報道手法,又彷彿告訴市民,這直如撞車新聞,毫不重要。

保障市民的《基本法》被一點一滴侵犯,政黨、政府,甚至市民本身都習以為常,那是危險的。假如因王所提出的條件,符合一般人心中賢君的定義,因而覺得無所謂的,那是更危險的。豺狼謀害小紅帽,也是先說好話,卸其戒心的。但那只是童話故事,香港人如不及時醒悟,最終還是被殺害,現實是沒有好獵人的。

圖片來源:《明報》

圖片來源:《明報》

七月 11

自從民主黨在去年獲得中聯辦接見, 投票贊成政改修訂案, 支持新增五位超級區議員後, 由立法會議員黃毓民領頭的人民力量則開始鍥而不捨地追擊泛民主派, 包括民主黨、民協和民主動力。在昨日由泛民主派舉行的反替補活動中, 有人民力量成員出現阻擾, 並引起一陣混亂。

俗語有云, 有相同敵人的人就是你的朋友。當大家面對著一個靠數夠票便能說事的政府, 為什麼不能同心協力一致對外, 而還要對站在同一陣線上的「自己人」下戰書, 更何況泛民主派還不是屬於多票數的一方。在一個這樣如此不堪的體制下, 何以要長他人志氣, 滅自己威風呢。雖然民主黨在修訂案前作了個始料不及的舉動, 可能有人會認為他們出賣選民, 但在暫時的單一議題上, 兩派還不是有相同理念嗎?

古時三國時代大混戰, 劉備孫權曾也幾可時在赤壁聯合一起大敗曹操, 雖然後事大家有目共睹, 但事實證明團結就是力量, 忍一時的執悟, 先成全大我, 才回來討公道也未算遲吧。

七月 10

教育局早前實施的自願減班政策出現後遺症,部分地區中一學額竟因縮班過多而出現學額荒,重災區如荃灣及葵青,新學年欠缺多達一百個中一學額,局方惟有臨急應變,於荃葵區學校「每班多派一人」,復增一百七十多個學額以回復供求平衡。而同樣學額不足的北區及元朗區則實行跨區派位,學生需跨區到大埔及屯門等地區升學。

教育局這次學額減完又加,像搓麵粉一樣般兒嬉,將麵粉和水不停左加右減,行事草率,欠缺應有的眼界和周詳考慮。除了浪費行政資源,最終受害者始終是家長和學生。他們本身已很緊張派位結果,學額增減不定令他們更難掌握學位資訊,多了額外的擔憂和無助感。又逢港鐵加價,令跨區上學的學生在經濟上百上加斤。

筆者曾看過訪問新移民來港感受的報導,當中幾位受訪者不約而同表示最欣賞香港的自由和教育政策。作為事實對照,此事件充分印證了本港的自由風氣,連官員制定政策也是率性而行。而本港資源較集中,相較內地於教育制度不難更勝一籌,可是港教育局再如此不思進取,草率處事,遲早五十步笑百步,甚至愈況墮後。

七月 09

從小老師就教我們要讓座給有需要的人仕,讓座是美德。可是,讓座文化在香港並不普遍。你目睹過多少次年輕人只聚精會神地玩遊戲機而沒有理會身旁的老人家?你試過多少次有人因爭座位而撞到他們旁邊的你?你又看過多少次人們把月台變成跑道直衝上車廂,為的是一個座位?

 

早前有中國記者出書指出「北京地鐵位子是搶來的,台北捷運位子是讓來的。」看到真是慚愧!

 

曾到台灣旅遊乘捷運,看到「有位無人坐」,原來那是「博愛座」。捷運的「博愛座」以深藍色作區別,還有「博愛識別貼紙」,提醒「博愛座」是以老弱婦孺為優先。這就是台灣感動人的捷運「心」文化。反觀香港,港鐵為推動讓座文化,推出紅色椅背「優先座」一年多,究竟有多少市民知道?即使知道,又有多少人真的會讓座?反之,視若無暏的人大有人在。要仿效台灣捷運的「博愛座」,難道真的要把位置獨立出來.列明只供有需要的人使用,否則罰款才能推動讓座文化?

 

香港人,懂得自動自覺很重要呀!

七月 08

國內中華詩敎學會主辦的「中華大學生詩詞大賽」剛於本月公佈賽果。大賽分為詩賽和詞賽兩組,詩賽冠亞軍及詞賽季軍皆由本港大學生獲得。是次比賽只有七名香港大學生投稿,參與度稍欠積極,但港生獲獎比例很高,顯示本地學生創作古詩詞的水平不一定遜於內地生。

原來,創作詩句講求平仄對仗,而普通話缺少了粵語仍有保留的「入聲」聲調,在分辨漢字平仄時,粵語更易掌握,因此香港學生在詩詞創作上佔了一定的優勢。而為營造出嶄新和動人的意境,創作詩詞不能缺少創意,故古詩詞內容其實並不如常人感覺的古舊死板。詩詞本身是優美典雅的傳統文化,很有鑽研價值。盼望未來有更多本港學生善用優勢,熱衷於此門國粹,加強中華文化圈的兩地交流。

再者,粵語的文化優勢又豈止於此?除了平仄聲調外,還有保存最完整的傳統詩歌韻律、揉合文化而引入大量海外詞語等。故此亦希望港人能在更多其他層面把粵語發揚光大,不只為中華傳統,更為本土精神的傳承盡一分力。

七月 07

「政治一天也嫌長」,近日的特府、親政府政黨、媒體,做出最好的示範。特府強推立會議席遞補方案,剝奪市民選舉權,引發逾二十萬人上街抗議。起初,特府還堅持立法刻不容緩,保皇黨、左報痛陳理據,似乎再不立法,天將塌下來。殊不知,七一之後,「曾班子」碰得灰頭土臉,惟有收回成命。

 

遞補方案,由臉皮最厚的林局長推銷,中途轉軚固非難事,法理邏輯混亂也在所不計。難為了保皇黨和左報,陪著當丑人。《文匯報》七月四日頭條標題為「區選前須堵漏洞,各界撐如期通過」;廿四小時後,同一份報紙,同一個版面,同一個位置,卻換上了「建制派反映民意,遞補案諮詢兩月」。不知底蘊的人,還以為該報換了總編,才有如此「打倒昨天的我」之舉。

 

看左報的報道與評論,不必認真,任誰都知道它的資金來源和「服務對象」。然則,遞補機制這種非驢非馬的怪獸方案,竟還要拿出來諮詢,更甚者,大律師公會、部份泛民議員竟陪著特府玩起來,為了所謂的「程序公義」。

 

特府多次聲稱,遞補方案的目的,是「堵塞漏洞」,阻止議員「玩辭職」。去年的變相公投,憲法沒有規限,政府不應出言干涉,且議員辭職再選,乃行使其公民權利,而非甚麼「玩嘢」。可是,遞補方案帶來的,是剝奪公民的選舉權利,這是文明社會的基石。新機制砍碎基石,公民社會倒退回奴隸社會,受害的是全體市民,受益的只有獨裁的當權者。

 

如此不義法制,根本不應拿出來,諮詢也是多餘。大律師公會、泛民卻視之如珍寶,把押後方案當作民主勝利,簡直是笑話。情況猶如政府捧出「胡亂殺人合法化」方案,還要諮詢?套一句中國土話,就是「除褲放屁」,多此一舉。

 

七月 06

昨日在網上傳出一條短片, 旋即惹來網民熱烈討論。片段長約一分半鐘, 片中所見, 當時有一位機場客務員, 正把在行李輸送帶上的行李清空, 可能因動作有點過大, 即惹來旁邊旅客上前勸阻並詢問, 而該位機場客務員則沒有直接回應, 一邊接受旅客質問一邊整理地面上的行李篋。

一晚過後, 網上留言已逾千條, 正反相方各有支持理據。聲討機場客務員者大多以香港旅遊聲譽、行李破損問題及在場人士的安全大興問罪之師。相反, 支持機場客務員者則而「係咁架啦、行李係被人掟架、係貨廠入面情況更甚」為由力撐到底。而更峰迴路轉的是, 有聲稱知情人士解釋事件之經過及該名客務員及後被辭退後, 聲音更一面倒地支持客務員, 還開始炮轟片段發放者的不智。

其實這事件證明了甚麼? 公說公有理, 婆說婆有理, 正所謂口和鼻, 根本沒有東西值得爭拗, 大家都是衝著自己信念的東西而來, 當然不會相讓。而如果每個人都是立信自己所做的是對的事, 又何妨被人挑戰。如那位客務員一直如所有機場人員般清空行李, 又抑或正如知情人士相告他在放工後仍樂意出手相助, 對得住天地良心地服務大家, 無愧於心, 他又何妨給外人指責甚至免職, 因為對的事總是錯不了的。

七月 04

數月前政府推出了一個名為「家庭友善僱主獎勵計劃」的政策, 用以表揚重視家庭友善精神的僱主。雖然名字改得有點怪怪, 是英文「Family Friendly Employers」直接翻譯得來的, 但在意念和動機上, 政府推出這個計劃應值得加許。

最初因有無良僱主剝削員工福利和工資, 導致要立最低工資法去保障所有基層工人, 然後又有苛刻僱主連飯鐘及如廁時間也排除在工時以外, 從而引發更多社會爭拗, 最後可能連最低工時也隨時被提上立法會的議事廳。

然而再次立法規管勞資雙方並不太合適, 經濟學者亦會表示不應妨礙自由市場的發展, 既嚴打無良僱主不是上策, 那倒不如正面點, 鼓勵家庭友善僱主。雖然計劃中沒有導出規則的內容大概, 但這確保了僱主的自由性, 讓勞資雙方就情況協調, 提高商界對家庭核心價值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