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五月 30

在港的少數族裔說多不多, 少也不少, 大概有35萬人定居於此, 和我們一樣每天照常起居作息。當一同於生活在同一個城市裡, 我們理應無分你我, 齊齊享有應有的權力和付出同等的義務, 這樣子城市才會和諧穩定。

很多年前就已經聽說過, 香港是個文化的大熔爐, 這裡匯集了不同的膚色人種, 人人都可以和平共處。但事實真的是這樣麼? 最顯而易見的是, 永遠不明白同是異鄉人, 為什麼白人在港的待遇總比黑人好, 當然這裡頭包含了很多歷史的因素和階級的觀念, 工作的分別也是其一, 但卻又是這些迂腐的思想和狹淺的視野才導致這種情況產生。

有個說法是這樣的:「管你是甚麼名驅跑車, 車還不是要四個輪子。」所以不論我們是甚麼膚色的, 說到底我們也是同一人種, 為什麼要分你貧賤富貴呢。我們應盡快打破那個膚色界限的框框, 跳出去, 看看這個世界的大好了。
20110527-flash9-640×360-16×9

五月 23

食環署的執法一直給人垢病, 矯枉過正不得至還得用上雙重標準。一直以來, 食環署對街邊小販攤檔等個人小生意看管得極嚴厲, 從發牌開始, 到擺放的位置和貨物的種類作全面性的監督, 一有差池就封艇拉人, 不留情面又不講酌情權。由雪糕車、雞蛋仔伯伯及同性戀團體跳舞表現事件便能一一反映食環署這些不近人情的做法。

這些死硬又不寬裕的做法已叫市民痛恨萬分, 而現在更被報章踢爆易拉架檢控率出奇地低的現象, 實在教人憤怒得咬牙切齒。在一些人流密集的街頭上, 易拉架往往多得離譜, 左右兩旁夾道歡迎你似的, 接著還有很多禮節使者從中走出送你迎新禮物, 簽約條款等等, 肆無忌憚阻街又阻人, 可食環署卻一於少理, 埋頭驅趕在另一旁被圍觀的街頭表現者。試問這是一種甚麼的雙重標準? 街頭表現者不能在街頭表現, 這與沙灘不准玩沙灘波這個荒謬可分別? 相反地商業宣傳活動不在商廈作業反而出走街頭, 香港的現街道變了甚麼一個模樣呢?

要是所有在街道上的阻人物件給一一掃除, 要不是則一視同仁, 若立雙重標準, 恐防沒有人能容得下這啖氣。

五月 09

自從政府落實西九文娛藝術區的發展後, 一眾藝術家終於以為有屬於自己的落腳地外, 廣大市民也以為有個新的假日好去處欣賞藝術創作, 誰料到打頭陣的西九龍海濱長廊開放六年, 一直沒有良好的配套和設施出現, 藝術品則慘被遺棄, 接下來的西九文娛藝術區會弄至怎樣, 更有待考驗。

西九龍海濱長廊正式開放予公眾使用時, 曾邀請約七十名本港藝術家即席創作藝術燈箱, 但時至今日, 燈箱在幾近棄置的情況下已褪色至不似藝術擺設。就連當時有份參與有關創作的藝術家亦怒斥政府官員「只為打份工, 係藝盲」! 另外, 在長廊側邊的空地亦多次作出展覽之用途, 藝術品堆在未經修葺過的草地泥土上, 小徑指示路牌也欠奉, 求其當做了個展覽便算, 試問這樣的心態又怎會令到參觀者與藝術家對西九文化區抱樂觀態度?

雖然耗資了二百多億元興建西九文娛藝術區, 但這亦難以掩蓋政府官員對藝術這項專業的無知和輕視。香港從來不缺乏出色的藝術家, 缺乏的只是有識見和前瞻性的領導層, 西九文娛藝術區只算是一個硬件的開始, 而軟件方面在藝術上的教育和制度上的支持則有待加強, 而政府對這方面的需求更是逼切。

四月 20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日前公佈最新民調, 結果主要官員的民望全線插水, 其實這乃意料之內的事, 民調不民調, 不用統計, 任何一個人也能說得出, 香港人對政府的不信任已經飄逸在空氣之中。

曾班子率領下的香港, 管治混亂, 德政欠奉, 引致民怨沸騰, 所有投訴示威矛頭直指特區政府。曾俊華圖以派錢挽回市民的信心, 可惜推出政策時沒深思熟慮, 繼而一改再改, 最後「順得哥情失嫂意」, 反而加劇市民與新移民之間的分化。另外, 多個政策局長的民望亦告暴跌, 李少光、周一嶽及孫明揚的支持率均跌至新低點, 每個範疇也未能顧及市民和工作者的需求, 實行人有人訴, 官有官做。

最近, 政府身為大股東的港鐵在有盈餘下仍堅持加票價, 但政府竟不予理會, 必會令到民怨再度加深。 另一方面, 被網民諷為「鷹哥」的現任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 大力打壓示威人士, 又曾爆出「道歉是天方夜譚」的言論, 導致大部份人極度反感, 進一步弱化政府的管治能力。

如政府在回應市民時繼續採用不聞不問的態度, 完全不顧及市民的基本訴求, 又不解決本港深層次矛盾的話, 民望永遠不有上升的機會。盡管曾班子只剩下年餘的任期, 但一日不作出適當的回應和措施, 香港政府的管治威信將會受到無限量的挑戰和衝擊。

四月 18

有時香港就是太急功近利, 從建築起樓便可看之一二。

在其他地方, 建築新樓宇時會先研究地形,評估土地的可用性, 要不然遷就附近的自然生態, 避免為了建設而破壞大自然, 大自然和建築物就得以和平共存。回想古時中國, 他們每每尊重天地付予我們的, 把建築物將就大自然, 依山而建, 依海而蓋, 絕不大興土木, 但這事在香港卻不可能發生。

現時香港的土地實在少得可憐, 我們基本上不論甚麼, 有空地就拿來起樓起商場, 發展物業, 賺了算。土地沒了, 就海要填山要移, 根本不會多想, 一下子將土地鏟平, 自然增加土地。樹木嗎, 山谷嗎, 川海嗎, 一概不理, 簡單像前香港水警總部就在發展中砍伐了其中多達一百棵的樹、又像引起建設爭論的塱原濕地甚至是盛傳猛鬼的鎖羅盆村已被剷走如兩個大球場大的樹群, 情況慘不忍睹。

這些事情發生時, 我們無力說不, 學者們與前天文台台長無力說不, 就連政府也無力說不, 那我們應依靠誰呢, 難道是一紙地契嗎?

四月 13

某標榜「成功爭取」的黨派近期又出了個洋相, 他們位於上水的區議員在區內宣揚成功處理好木棉絮瓢散的問題, 後來被發現所謂的成功處理就是斬草除根式的把花兒通通摘下, 結果當然是給外界狂轟。

這篇文章並不想討論這黨派的所作所為, 以及他們最初聲稱只摘果不摘花的真確性。其實早在前幾篇文章已談論過樹的事情, 而不足一個月又發生相類似事故, 實在令人遺憾。樹有樹生, 人有人活, 各不相干, 何以要令人辣手毀樹。

據街坊說法, 大家都很喜歡附近的植物, 尤其是那百棵木棉大樹, 但因有人投訴指棉絮導致居民哮喘、呼吸道和皮膚敏感, 所以康文署才出此下下策。或許我們要反省一下為什麼我們一直都把大自然給予的都當成必然, 要斬要殺太過容易, 帶一點兒的尊重都沒有, 所以有時大自然才會不留情面的給我們痛擊一番。

人們離大自然越來越遠了, 就連疾病也惹得上她們的關係, 我們越逃避大自然, 大自然對我們的影響就會變得越大。是時候出外感受一下生命力, 不要再困在那些毫無生命的石屎商場了。

四月 07

一星期前, 網上轉來一條名為《癱瘓地產霸權一小時》的短片, 片長約6分鐘, 內容大概講述一班打著「反地產霸權」旗號的人士在某所大型超級市場內大量購物, 但當付錢一刻即篩走大多貨品, 只購下餘下一兩件, 此舉不但令在場顧客鼓譟不滿, 就連超市員工亦受牽連, 最後要勞煩警察到場調停。

「地產霸權」一詞最近經常被提起, 形容幾大地產財團除了操控樓宇供應外還把發展擴展至公用事業及零售服務業,成為香港貧富懸殊罪魁禍首。的確地產商支配了幾近乎香港的大部份經濟甚至土地, 香港人的一舉一動也得活在各大地產財團的陰影下, 活脫脫地幫地產商打工, 人們稱之為霸權不無道理。

在該次擾攘中, 抗爭者的確癱瘓了那地產商旗下超市一小時的營業額, 數目多大不得而知, 但相信這次行動中, 輸的會是那班「反地產霸權」人士, 而非地產商。假設行動目標是想讓大眾認識到「地產霸權」的禍害, 他們選擇的地點便大錯特錯了, 衝擊埋怨的員工理應是預料之中, 員工說到底也是在工作, 打份工, 顧客永遠是對的, 有搞事者也得吞聲忍氣。但可惜他們忽略了正在後面排隊的顧客,錯估了顧客的容忍程度, 顧客看到的只有是滋事者在浪費時間, 地產商的惡行反之落在「反地產霸權」的人士身上。

有些時候, 高調的反抗及示威是需要的, 但也必先顧慮局外人的感受。像這次小騷動, 影響別人又不能惹人關注, 最好可免則免。若不想被人再標籤為搗亂份子, 應更小心策劃行動, 考慮周全才可令人明白其出發點。

Tagged with:
四月 03

每逢過年年廿八﹐中國有個習俗叫大掃除﹐就是把多餘的舊的東西物件通通去掉﹐重新整理一番﹐迎接新一年。政府當然要乘傳這種優良的風俗傳統﹐發揚光大﹐推廣及己﹐好讓普羅大眾都知其好處。

學校大杉﹐斬;陳樓舊區﹐拆;園池惡魚﹐殺;和較早前的中環街市和皇后碼頭﹐都有機會或已被拆卸。政府大條道理的打著安全的旗幟令全港市民都得以點點頭來應對﹐這些殘破建築對市民構成潛在危險這個理由實在令人難以招架﹐連保育人士都講不出聲。但可是那些還好端端的福鱷呢﹐夾硬被玩死﹐及後被捉走的恐怕亦凶多吉少。而那些具曆史價值的建築呢﹐為了要興建更新更美的就懢生給它推下﹐想像得到商家在背後有多大的利益。

我可並不想濫用集體回憶這四個字來推反這些無理的清拆令﹐因我相信沒有人能代表全部人﹐除了曾特首他自己說。但無可否認的是這些給政府一一清洗抹淨的東西尚有它們對不僅是我們還是對香港的曆史意義﹐這個價值不亞於李麗珊贏得的一面奧運金牌﹐其實為市民所珍惜的不在那個會變黃變舊的物質的實體上﹐而是那個精神面貌和在歷史上留下的光輝烙印。所以大概宣佈遷拆禮賓府都會惹來一群人來反對。所以再說政府的決策未必很一定地照顧到市民普偏的個人意願﹐你有你講﹐我有我做。

雖說本物意義遠不及歷史意義﹐但若真的給除掉後﹐會有哪地方可供人悼誌銘嗎? 其實清除行動情況簡單有如先人過世﹐走了的﹐就總得找個地方給人供奉安葬﹐定時探望拜祭﹐讓大家有個思物念故人的機會﹐一刀兩劈斬草除根連地起的造法﹐實在叫人大喊無情無義。

政府一面推廣環保﹐一面又破壞環境﹐清除是否唯一的方法去舊迎新?

三月 26

搶鹽、搶奶粉、搶購鮑參翅肚,過去一周,當大家為港人、內地人的誇張自私表現而搖頭嘆息之際,原來也有讓人感到窩心、感動的香港人、香港事:

13名與在港親友失去聯絡的在日港人,已減少兩人,其中一人為一名在日本福島工作多年的男子,他跟入境處人員說,目前正留在福島一收容中心做義工,為災民煮食,無意返港;

有香港的日本奶粉專門店,沒有趁機發「災難財」,反而宣布關閉零售店,停止將日貨運港3個月,而把陸續到倉的3000箱的奶粉及尿片全數轉運至日本災區應急,甚至同時向日本奶類及嬰兒用品生產商投了信任的一票,不但沒有調回資金,更全數電匯了所有貨款,要求永久存放在各日本廠商的戶口內,出貨期無限押後。

有安全的家,不返;有利潤可圖,不顧。在許多精明的香港人眼中,他們也許相當不智,不過,他們彰顯人性最善良、最漂亮的一面,比為怕搶不到鹽、過份杞人憂天的人們,活得更心安理得、更快樂。

少點私心,多點良心和細心,世界也美好一點。

Tagged with:
三月 16

有教院及青年組織,早前訪問751名18至37歲人士,調查發現只有半數青年有給家用,而且雖然通脹持續,不少青年都表示不會因此增加家用,怕增加供養父母的壓力。

只有半數青年有給家用?除非失業或待業,否則怎麼會不給家用?為人子女,供養父母乃天經地義之事,豈能以「怕增加自己的壓力」為由而不給家用?反過來,何曾聽過父母怕壓力,而拒絕照顧子女所需?

持續進修、買樓、結婚、日常消費支出等等都不是不給家用的理由,也不是不能避免的壓力。時下不少青年自我意識甚強,家庭觀念薄弱,父母供養自己唸書,畢業後就已經想要離家自住,與男女朋友同居、結婚;然後因職場需要,繼續進修,以求升職加薪;日常生活上,則追求物質、旅行,以滿足自己。以上種種,全是從自己角度出發、有金錢去實踐,那父母呢?大概每日連望他們一眼也沒有「時間」與「心情」吧!談何供養!

當然,亦有些青年因為收入不穩定,或要償還政府的學生貸款,而影響供養父母的金額,但這也只是「多」與「少」的問題,而非「有」與「無」的問題。有學者認為,政府需要訂定長遠長者政策,鼓勵青年供養父母,這是相當消極、可悲的。

給家用,金額的多少並不是最重要,更重要是心意。家用,是用以感謝父母一直供養之餘,也是自己有能力分擔家庭責任、有承擔的象徵。曾經何時,有長輩說,每月要提取現金作為家用,然後親手、雙手將它交給父母,這才是「給家用」。現在呢?子女不伸手跟父母要錢,父母可能已經老懷安慰了。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