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七月 10

教育局早前實施的自願減班政策出現後遺症,部分地區中一學額竟因縮班過多而出現學額荒,重災區如荃灣及葵青,新學年欠缺多達一百個中一學額,局方惟有臨急應變,於荃葵區學校「每班多派一人」,復增一百七十多個學額以回復供求平衡。而同樣學額不足的北區及元朗區則實行跨區派位,學生需跨區到大埔及屯門等地區升學。

教育局這次學額減完又加,像搓麵粉一樣般兒嬉,將麵粉和水不停左加右減,行事草率,欠缺應有的眼界和周詳考慮。除了浪費行政資源,最終受害者始終是家長和學生。他們本身已很緊張派位結果,學額增減不定令他們更難掌握學位資訊,多了額外的擔憂和無助感。又逢港鐵加價,令跨區上學的學生在經濟上百上加斤。

筆者曾看過訪問新移民來港感受的報導,當中幾位受訪者不約而同表示最欣賞香港的自由和教育政策。作為事實對照,此事件充分印證了本港的自由風氣,連官員制定政策也是率性而行。而本港資源較集中,相較內地於教育制度不難更勝一籌,可是港教育局再如此不思進取,草率處事,遲早五十步笑百步,甚至愈況墮後。

七月 08

國內中華詩敎學會主辦的「中華大學生詩詞大賽」剛於本月公佈賽果。大賽分為詩賽和詞賽兩組,詩賽冠亞軍及詞賽季軍皆由本港大學生獲得。是次比賽只有七名香港大學生投稿,參與度稍欠積極,但港生獲獎比例很高,顯示本地學生創作古詩詞的水平不一定遜於內地生。

原來,創作詩句講求平仄對仗,而普通話缺少了粵語仍有保留的「入聲」聲調,在分辨漢字平仄時,粵語更易掌握,因此香港學生在詩詞創作上佔了一定的優勢。而為營造出嶄新和動人的意境,創作詩詞不能缺少創意,故古詩詞內容其實並不如常人感覺的古舊死板。詩詞本身是優美典雅的傳統文化,很有鑽研價值。盼望未來有更多本港學生善用優勢,熱衷於此門國粹,加強中華文化圈的兩地交流。

再者,粵語的文化優勢又豈止於此?除了平仄聲調外,還有保存最完整的傳統詩歌韻律、揉合文化而引入大量海外詞語等。故此亦希望港人能在更多其他層面把粵語發揚光大,不只為中華傳統,更為本土精神的傳承盡一分力。

七月 07

「政治一天也嫌長」,近日的特府、親政府政黨、媒體,做出最好的示範。特府強推立會議席遞補方案,剝奪市民選舉權,引發逾二十萬人上街抗議。起初,特府還堅持立法刻不容緩,保皇黨、左報痛陳理據,似乎再不立法,天將塌下來。殊不知,七一之後,「曾班子」碰得灰頭土臉,惟有收回成命。

 

遞補方案,由臉皮最厚的林局長推銷,中途轉軚固非難事,法理邏輯混亂也在所不計。難為了保皇黨和左報,陪著當丑人。《文匯報》七月四日頭條標題為「區選前須堵漏洞,各界撐如期通過」;廿四小時後,同一份報紙,同一個版面,同一個位置,卻換上了「建制派反映民意,遞補案諮詢兩月」。不知底蘊的人,還以為該報換了總編,才有如此「打倒昨天的我」之舉。

 

看左報的報道與評論,不必認真,任誰都知道它的資金來源和「服務對象」。然則,遞補機制這種非驢非馬的怪獸方案,竟還要拿出來諮詢,更甚者,大律師公會、部份泛民議員竟陪著特府玩起來,為了所謂的「程序公義」。

 

特府多次聲稱,遞補方案的目的,是「堵塞漏洞」,阻止議員「玩辭職」。去年的變相公投,憲法沒有規限,政府不應出言干涉,且議員辭職再選,乃行使其公民權利,而非甚麼「玩嘢」。可是,遞補方案帶來的,是剝奪公民的選舉權利,這是文明社會的基石。新機制砍碎基石,公民社會倒退回奴隸社會,受害的是全體市民,受益的只有獨裁的當權者。

 

如此不義法制,根本不應拿出來,諮詢也是多餘。大律師公會、泛民卻視之如珍寶,把押後方案當作民主勝利,簡直是笑話。情況猶如政府捧出「胡亂殺人合法化」方案,還要諮詢?套一句中國土話,就是「除褲放屁」,多此一舉。

 

六月 29

香港旅遊發展局於六月公佈了初步訪港旅客數字,今年一月至五月的訪港人數比去年同期上年了一成半,有1600萬人,當中6成2為內地旅客;而且,旅客的消費力亦有所上升。香港的訪港旅客數字又創新高,難怪香港於TripAdvisor的「最佳旅遊目的地」選舉中獲全球旅客選為十大旅遊勝地之一,成為亞洲區唯一上榜城市。旅發局總幹事劉鎮漢更表示會於暑假前,投放逾3000萬元作宣傳,為暑假這個旅遊旺季谷谷「人氣」。

 

雖然很多人都喜愛在暑假到外地旅遊,但其實留在香港,認識多一點香港也不錯呀!就像香港新增添的旅遊景點──天際100(SKY 100)。

 

天際100位於全港最高的環球貿易廣場100樓。它高海拔393米,擁有最全港最高的室內觀景台,可讓訪客360度鳥瞰香港日夜繁華的景致,不只在密麻麻的高樓大廈下仰望,而是從新的角度看多一點的香港。
最近,他們更推出全球首個微博「微相展」,利用社交網絡的攻勢,展示100張精彩的攝影作品。社交網絡用戶可轉發「微相展」的相片給朋友一起欣賞,讓大家有機會一起欣賞擁有美麗景色的香港。

六月 28

公眾人士私隱被侵犯的事件,屢見不鮮。數年前藝人劉德華、鍾欣桐、社運者陳巧文,都曾在家被偷拍。涉事的傳媒機構,多被輕判,甚至不了了之,終沒有消除這種偷拍風氣。日前,多名最近被偷拍的藝員,向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投訴,冀社會正視公眾人士的私隱。

 

立法會在五年前,已通過「立法規管偷拍行為」議案,但至今仍未杜絕「歪風」,顯然問題比「唔好畀記者偷拍」的簡單要求,複雜得多。記者偷拍的行為,有利有害。害者,固然是侵犯私隱,剝奪被拍者「不暴露」的人權;利者,則是保障公眾知情權,尤其是政治上的。比如,官員的不法勾當,若以正常渠道採訪,大多無功而還,故記者以公眾利益為先,不但合乎公義,更會獲普羅大眾的認同。

 

然則,公眾人士在家裸體,或親熱,難與公眾利益扯上關係。記者偷拍,更說不上是為了公義。這些道理,我們都明白,可是在立法與執法的層面,卻有點有道說不清。舉例說,若記者追蹤偷拍官員,本來的目的,是要拍到他與妻子的行房照,但意外地拍到他枱上的一些文件或證據,證明他有不法行為。那麼,這類偷拍,應該禁止嗎?

 

有議員建議,把偷拍與刊登分開處理。偷拍是難以禁絕的,也不應禁絕,那怕侵害了個人私隱,但偷拍者必須謹慎處理相關照片,這是能立法規管的。至於刊登,刊登在家裸體、親熱的照片,多是為了逐利。按現行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最高罰款為四十至八十萬,監禁一年,若把罰款與盈利掛鉤,刊登的機構自會將之當作成本,從而阻嚇。當然,即使是親熱照,也有可能涉及公眾利益,例如官員被控強姦下屬,卻以性障礙為由抗辯。此時偷拍親熱也合符公義。

 

這類例子,輕易也能舉出千百個,一刀切的禁絕偷拍,把法例定得死死的,絕非上策。反之,解鈴還須繫鈴人,偷拍者、傳媒機構的米飯班主,就是讀者、觀眾。以行動懲罰不良傳媒,方是根本法門。一邊罵一邊看,則只會當上幫兇。

 

20110627_fl9_640×360

六月 27

章回小說最終回終於出爐!政府派發六千元的程序終於落實,可惜方案仍不免為人詬病。

所有合資格人士須於八月底起分批登記,十一月起到銀行戶口領取款項,或親往郵局領取支票。表面上程序統一,實質行政費高昂且有欠彈性,如政府改為向公務員及領取社會援助人士等過百萬合資格人士直接過戶,就可省近千萬元行政費用,現在卻有如把龐大行政費轉贈銀行。此外,市民不得以聯名戶口領取款項,但很多長者沒有個人戶口,只使用與子女聯名的戶口,此等限制令人質疑政府對民情欠透徹了解。

政府實行過分程序化,有說是顧及市民私隱問題。但現時擁有銀行戶口的市民皆要向銀行登記,銀行非必要地掌握市民資料,準確度與人口普查無異。且政府尚未確實日後如何處理派錢資料數據庫,難保只有單一用途,可見市民隱私實際的受關注程度。

市民為了區區六千,由之前漫長的等待至實際執行程序皆要耗費大量時間成本,又欠私隱保障,可謂得不償失。

總言之,方案表露了政府管治意志低落,對市民缺乏誠意。有言天下事解決的方法永遠比困難多,但我們的政府就是有顛覆世事的本領,出言平息民憤反致怨氣倍增,做善事變倒米……且看能否在市民金錢到手後把六千元大而為之。

六月 27

特府強推「替補機制」,以之取代補選。新機制若然通過,往後立法會議員出缺,市民無權揀選接任人,失去了選舉權利。選舉權利,乃現代公民社會的核心,特府儘管擺明恣意剝奪,卻也不敢明言,辯稱「替補是選舉產物」、「替補者於上次選舉獲民意授權」。如此謊言,初聽來不知所謂,但循此邏輯想下去,不禁心寒。

 

替補機制的不合理、不合法、不合憲之處,早有大律師公會、政治學者的清晰論述。甚至乎,稍有公民意識、政治常識的人,都會察覺不妥。這些觀點,筆者在此不贅。然則,特府對《基本法》及「選舉」的胡亂詮釋,實在令人驚恐。如不認真對待,讓它輕易通過,禍患無窮。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辯稱,替補機制合符《基本法》,因為議席「上次選過了」,替補的當「選」者,乃由選舉產生。翻查《基本法》,並無規定換屆時必須選舉,只寫立法會「由選舉產生」。換言之,若然「落敗者替補」不違反《基本法》,復推論補選不必要。他朝一日,倘若特府發現,「候補者」多為親政府的人,大可以此作依據,取消換屆選舉,詭辯候補者由選舉產生。如此,選舉制度便為當權者玩弄,市民的政治權利,也遭剝奪淨盡了。

 

過往,特府藉故收緊言論自由、限制網上討論,甚至規約街頭示威的權利,但礙於輿論壓力,以及議會內的民選議員的反抗,還未敢霸王硬上弓。而今,特府赤裸裸的侵吞選舉權利,有說是為廿三條試水溫,但無論如何,市民都得盡力頑抗,因為補選權就像整副民主骨牌的第一塊,若不堅守,倒下了,其他骨牌便隨之失陷。一切公民應有的權力,都會輕易被惡魔之手奪去。

 

堅守的方法很多,最簡單的,就是七一走上街頭,正如特府的宣傳廣告,向侵犯我們的人說不。這一步你也不走,到骨牌開始塌下,就沒人救得了你。香港人,七一見。

六月 26

肯尼與芭比分手說芭比與男朋友肯尼分手了!「芭比,我們分手。我不和破壞雨林的女孩約會。」肯尼透露分手的原因是日前環保團體綠色和平組織(Greenpeace)指責芭比的製造廠商美泰兒(Mattel)為了芭比的包裝材料毀害印尼雨林。因此,肯尼不願與「毀林女」一起而提出分手。

綠色和平檢驗芭比的包裝材料後證實紙張來自印尼雨林的木纖維,再經深入調查後,發現多間大型玩具製造商均有從金光集團旗下的亞洲漿紙(APP)採購紙張,而APP供應商正是砍伐印尼雨林換取紙張,APP的斧鋸現正在威脅蘇門答臘虎的兩塊至關重要的森林棲息地。破壞森林可造成的傷害不單是少了百萬公頃的樹木,而是在威脅在森林裡棲息的野生動植物,加速了瀕危物種的滅絕,更破壞食物鏈,生態系統,加速氣候變化等。綠色和平強烈呼籲這些著名的玩具製造商停止與APP合作,直到APP做出停止毀林的承諾並採取實際行動為止。

破壞雨林帶來的是毀滅性的影響!你擁有過「芭比娃娃」嗎?你有為她購買各式各樣的衣服,飾物配件嗎?如果有,你可能也是破壞熱帶雨林的幫兇!

六月 24

GBC咖啡師大賽及GLC咖啡拉花大賽的首屆香港區賽事剛於五月圓滿舉行。內容包括考驗咖啡師對咖啡外觀、時間控制以至烹調技巧等的整體表現。

此國際盛事臨及香江,反映咖啡文化於本港真正植根。其實本港年前已興起咖啡及café熱,咖啡變為不只陳豪,而是許多人生活的一部分。但人們最初對細節不大講究,咖啡為飲而飲,只為提神,café淪為大孩子的喧嘩之地,實在可惜。經過有心人致力推廣,我們不再限於盲目跟隨外國潮流。咖啡師比賽反映我們懂得藉咖啡追求更高層次的享受。對烹調咖啡的嚴謹,不是挑剔,而是認真和善待自己的生活態度。比賽考驗咖啡師的每項表現與耐性,正好給講求效率卻不重細節的都市人一個反照。

更值一提的是,兩項比賽皆由本地咖啡師勝出。香港人往往以金錢作為衡量成功的標準。這個比賽讓我們見證還有不少有夢想且勇於實現的人,成功觸手可及。本港咖啡師的待遇較其他地方遜色,顧慮也更多,但仍能全心全意,專一於個人興趣,使人佩服。

各樣人事也充滿可能性。一杯小小的咖啡,可單純是飲料,也可是藝術的化身。咖啡杯容量其實不少,足以盛載精心雕琢的細膩和毅力,你把這些也喝進去了嗎?

六月 22

最近荷里活有一套新電影, 內容大約是講述一個商人和六隻企鵝在家中的相處故事, 聽罷, 有點不可思議, 純粹賣弄噱頭, 似是戲劇成份居多。但原來遠在地球一端的南部也發生了相類似的真實事情, 一頭來自南極的皇帝企鵝因覓食時游錯方向而直登新西蘭。新西蘭當局就事件立即呼籲民眾不要上前騷擾小企鵝, 並要遠離牠十米。

要是這個情況發生在香港, 恐怕一切會變得不同。還記起當年南生圍山貝河發現鱷魚, 市民為了一睹貝貝風采, 紛紛聞風而至爭相拍照, 其後漁護署更找來專家開始捕鱷行動, 周旋數月後, 才被捕獸籠所擒獲, 最後還送往香港濕地公園供遊人欣賞。

現今的香港人就很懂得把握機會, 按貝貝的情形去推斷, 如在香港的某地方發現了一頭企鵝, 大概有更多的人會湧來拍照報導, 把小企鵝嚇個半死, 然後又會有不少的專家站出來厲正詞嚴地分析研究, 接著更可能把小企鵝活捉, 然後夾硬送往某某公園樂園當生招牌收入場費供人探訪, 再加製商品等等。

把野生動物好好安置, 給予一個舒適安全的環境定居不是不可, 但終歸動物是源於野外, 將野生轉成人飼其實是很不人道的做法, 何不我們把牠們收服後再野放, 好讓牠們能重歸大自然, 回到牠們應該出現的地方去。就像早前網上流傳82年的蛇吞牛片段一樣, 放生大網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