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六月 03

你並沒有錯, 只是我們信錯你而已, 我們錯信你還有本半點兒的羞恥心, 但原來你是甚麼都沒有的。特首呀特首, 其實只是簡單的僭建問題, 又不是殺人放火, 為什麼你要逃避呢? 況且特首你並不孤獨啊, 你旗下的班底們包括林瑞麟、孫明揚、梁智鴻、潘潔、至建制派的陳鑑林、張學明、黃容根及一眾原居民也被懷疑有僭建, 你又有甚麼好怕呢?

或許你真的沒有加建改建僭建, 那你大可對廣大的市民及傳媒朋友清心直說, 認錯道歉又好解釋聲明也好, 而保持沉默卻不是一個好的處理手法, 擁有丁權的原居民都以你馬首是瞻, 但你遲遲不發話, 他們也只好拋頭顱灑熱血般保護丁權與僭建物;在另一邊廂, 住在麥當勞道的鄰里也直斥你累街坊也, 看來住你擁有物業附近的居民都不願與你沾上邊。

特首你每一天與上帝禱告時究竟在說甚麼呢? 天主教裡的十誡常教我們毋妄證, 不撒謊要守信用, 但現在的你呢? 每當記者朋友向你查詢時, 你卻拂袖而去, 頭也不回直奔上車, 態度極為傲慢。作為一個城市之領導人物, 是否應拿出面對群眾的勇氣來承擔責任, 錯與不錯也需站出來交代始末, 連藝人明星犯錯也得舉行記者會九十度鞠躬致歉, 何況你是堂堂特首, 只懂躲在特首辦後發發聲明, 情何以堪呢。

五月 27

美國的大英雄主意一向都是美國人的心靈糧食, 當地治安不佳, 罪案時不時就有發生, 雖然像卡通漫畫那些重型悍匪形容得比較誇張, 但美國市民面對惡勢力的情景卻屢見不鮮, 來一位警惡懲奸的超級大英雄並不現實, 所以大家都唯有寄情漫畫, 一吐心中不快。

有見及此, 美國大眾與其等政府警察救濟, 倒不如成立一個名為「真人超級英雄計劃」(The Real Life Superhero Project), 他們不單在夜間巡邏維持治安, 更加會送水到非洲, 進行義務籌款等等濟世為懷的工作, 實行出戰出力。

但怎想也想不到近來香港也出了個英雄人物, 回憶多年普至中國內地, 也只記得起個「怪侠一枝梅」, 何以香港冒了個「紫荊俠」來? 無他, 「紫荊俠」受財爺曾俊華所啟發, 認為派錢方案實在太糊里糊塗, 窮人富豪一律六千這個政策, 浪費不少公帑於唔憂柴唔憂米的富戶上, 所以才挺身作出修正, 每人派一百元兼罐頭即食麵, 雖然作用不大, 但起碼所需人士能即時得到物質上的支援和心理上的關懷, 這總比那些還要登記, 下年才有可能取的可靠得多。

司長搞施政關愛基金搞得一塌糊塗, 等待施予救濟的遲遲未得援助, 樓又不能上,錢又未派及, 更惹起市民爭拋, 最後還弄得民間不滿, 變成超級英雄自行援助有需要的人, 香港政府的官員們, 出糧過百萬, 做過甚麼好事, 你們可恥不可恥?

五月 25

如果有一天給唐司長當了特首, 我們的香港會變成怎樣? 這個假設性問題實在令太多人反感了, 地產商可能例外。但誰有會想到就連恒隆集團主席陳啟宗也在此時踩他一腳暗諷他:「李嘉誠…我都做唔到啦!」大抵唐司長也估不到想借地產商抨擊80後的他, 反被「自己友」幽了一默。及後當唐司長再出席公開場合時, 沒有底氣的他還不得匆匆離去呢。

從「車毀人亡」到昨天的沒有地產霸權和反思為什麼不能成為下一個李嘉誠, 唐司長針對80後已針到出面了, 堂堂司長的他打從心底根本沒有理解到80後的想法和訴求, 作為香港政府的第二把交椅的官員, 連反對聲音也容不下, 只一面的信口雌黃, 東糊西扯地叫人相信他那不乎合現實的白話, 實在令人婉惜之極。

根本不明白為何唐司長只一味打壓80後, 難道80前就沒有人厭惡他嗎, 下重藥針對性的向年輕一輩大說訓話或許是一些政治手段而已, 激起年青人的憤怒可以說是毫無意義, 相反地, 他只看表面的短淺目光卻顯露無唯。恒隆集團主席的一席話可算得上是掃得唐司長一地顏面, 這個回應答得真精彩絕倫, 若唐司長有認真地深思熟慮土地政策的問題, 膽敢他也不會輕言這些無稽之談。陳奕迅也只是得一個, 若然要做李嘉誠, 相信他的兩位公子也不敢當。

四月 08

昨日有報導爆出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突需接受「通波仔」手術, 其後政府才出稿證實事件及其簡單病情, 有議員就此事促請政府建立高級官員健康通報機制,以釋公眾疑慮。

雖為公僕,其實有沒必要向大眾市民交代病情呢? 一般而言, 病情病歷乃屬個人私隱, 受法例保障, 可不用向任何人(除了購買保險時)交代說明, 非常之合乎情理。正如一位的普通打工仔不適請病假, 只要對直屬上司匯報即可, 無需大肆張揚。但倘若這情況發生在一位手握重要決策權, 能影響百萬人的高官呢, 結果會否一樣, 他們也是否應擁有和平民一樣的私隱保障, 抑或是公眾的知情權在這時才更重要?

一般情況下,整個「通波仔」手術大約需要一小時, 在時數的計算上, 算不上甚麼大型手術, 手術之後通常休息一兩個星期就能恢復, 也可以說在香港是一個頗普遍的病。

其實若果不是甚麼的嚴重疾患, 又不太影響日常工作, 向公眾交代釋疑只是一種政治包裝, 決不會令人人膽心惶恐。坦白一點, 這些高官在辦公時間內做甚麼, 一般小市民又怎會知道, 就算給你知道也管不了, 患病了就休息, 無謂騷擾別人。祝大家身體健康。

Tagged with:
四月 04

有「補習天王」之稱的范浩揚又將要面對失業的可能, 日前他所屬的補習中心康橋教育正式暫停所有以范及其前妻吳嘉欣的英文課程, 並以「八宗罪」及帳目有問題指控范浩揚勢與他對簿公堂。

K.Oten(范浩揚之洋名)其實不只一次與補習僱主鬧上法庭, 早在06年, 受聘於英皇教育的K.Oten就授權協議上出現爭拗, 最終范浩揚被判敗訴, 並需賠償英皇880萬之多, 法官更直斥責范浩揚諸多狡辯。其後, K.Oten轉投現代教育亦被指涉嫌不正當取得會考試題及接獲教育局投訴而被停職。至上一年, 他又嫌盜印未有購買考試局版權的試卷。

K.Oten往往都與僱主鬧得不歡而散, 跟隨他的學生又得被迫休班, 等補堂或甚轉換導師。而已不獲教育局批教師執照的K.Oten多次犯上官非, 雖多獲傳媒和學生出口讚賞力撐, 但他近年的負面形象確實遭到人們質疑他的專業精神。一個能夠幫助學生爭取好成績的導師, 以速食模式手法應付學生們的要求, 其實看似沒多大問題, 既然目的到達, 背後的風風雨雨根本可能無阻老師本身的價值。但這又是不是一個理想的教學模式呢?

這個現場的一手造成, 其實還多得了香港的教育制度, 懶理學生學習的過程進度, 只一刀切考試定生死, 合格分數評高低, 結果就是一切, 學不學到東西根本沒人理, 其實學不僅要學書本知識, 還要懂為人道理, 求學是不是只求分數, 就由自己決定。

三月 26

搶鹽、搶奶粉、搶購鮑參翅肚,過去一周,當大家為港人、內地人的誇張自私表現而搖頭嘆息之際,原來也有讓人感到窩心、感動的香港人、香港事:

13名與在港親友失去聯絡的在日港人,已減少兩人,其中一人為一名在日本福島工作多年的男子,他跟入境處人員說,目前正留在福島一收容中心做義工,為災民煮食,無意返港;

有香港的日本奶粉專門店,沒有趁機發「災難財」,反而宣布關閉零售店,停止將日貨運港3個月,而把陸續到倉的3000箱的奶粉及尿片全數轉運至日本災區應急,甚至同時向日本奶類及嬰兒用品生產商投了信任的一票,不但沒有調回資金,更全數電匯了所有貨款,要求永久存放在各日本廠商的戶口內,出貨期無限押後。

有安全的家,不返;有利潤可圖,不顧。在許多精明的香港人眼中,他們也許相當不智,不過,他們彰顯人性最善良、最漂亮的一面,比為怕搶不到鹽、過份杞人憂天的人們,活得更心安理得、更快樂。

少點私心,多點良心和細心,世界也美好一點。

Tagged with:
三月 10

當您還是十多歲時,你在做什麼?乖乖地上學、偷偷地拍拖?

現在的「九十後」,又在做什麼?有的不知就裡就上街遊行怒吼;有的沉溺物質、電玩;有小情侶就當上了毒品拆家,日前被捕了。

年輕人的確有本錢、有時間、體力、精神與勇氣去做許多事,有一點「少不更事」、糊塗懵懂,是很自然、可接受的,不過,這並不代表可以過份莽撞不顧後果,縱使知道有人會原諒你、有回頭的餘地。每做一件事前,多思考、分析、顧及他人與自己,免得將來後悔莫及。

01_fl9_640×3601

二月 21

一年一度大型馬拉松賽事完圓滿結束,有輪椅使用者表示希望能夠參賽,與其他參賽健兒共享喜悅。

其實,要共享喜悅、體現「共融」,豈只在於馬拉松這項目?

以有限的活動能力,放眼無限的世界和發展無限的潛能,才是生命之道。

她,接受身體、生命中的不完美,但仍積極、享受生活,比許多健全人士活得更精彩、更懂得珍惜:


星期日檔案:掌握生命

Tagged with:
二月 20

一紙婚書,有人不斷追求,有人不屑擁有。

有人擁有卻不曾了解其意義;有人不要它,自以為懂得愛,愛已超越一張「紙」;有人珍而重之,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一紙婚書,是愛的見證,蘊含關愛、幸福快樂的承諾,但更重要的,是真心履行。

以下的故事,呈現了這個都市中,一份難能可貴的愛:

20110217_fl9_640×360

Tagged with:
一月 14

有否想過自己如果活到一百歲,會過著怎麼樣的日子?弄孫為樂、與別人分享昔日縱橫商界的經歷,或是置身先進的城市中,享用科技產品?

大埔沙螺洞「最後村民」、人稱陳伯的百歲抗日老兵陳正中,就選擇過著簡樸的生活。陳伯一九三六年參軍,於廣州加入陳濟棠部隊,翌年隨軍北上駐守上海,及後日軍侵華,陳所屬軍隊抵抗三天後,奉命撤至江南。與妻子失散已久、舉目無親的陳伯,退役後不久到香港大埔沙螺洞的偏僻村落定居。沙螺洞大部分村民早已遷走,只有陳伯多年來以務農為生,自給自足,有時候駕駛由他改裝的三輪農夫車,到市區購買日用品。有一次,陳伯於清晨摸黑駕駛三輪車下山前往大埔途中,不慎連人帶車翻落五米深山坡,受輕傷的他倒臥草叢無法爬起,呼喊一小時後,才被路過的晨運客發現,把他救回。

陳伯的生活環境與情況,人們也許會覺得可怕、孤獨、沉悶與不便。然而,陳伯有著士兵的勇敢、適應力強的特質,遇困難也堅持過著這種簡樸的生活;而陳伯也別具一份關心天下的情懷,縱使獨居深山與行動不便,他亦沒有放棄與外界聯繫的機會,堅持下山到市區,用少少的六元,買報紙以求知天下事。

活至一百歲,人雖然孤獨,但心依然開放自在,也是一種福氣。

01_fl9_640×360

Tagged wi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