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com

 
 
   
tvb.com
 
八月 05

種族歧視條例生效後,成年人歧視少數族裔的情況似有減少,但在兒童圈子成效不大。平機會早前進行一項名為「幼兒對平等機會及歧視概念」專題研究,結果發現港童對有色人種歧視嚴重,他們普遍認為深膚色人種比黃種人與白人更加「自私、兇惡、不誠實及不友善」。調查要求港童對不同膚色人種在八項正、負面特徵進行評分, 1分代表非常不同意, 4分代表非常同意。如在「兇惡」一項,黃種人與白人分別獲得 0.65分與 0.7分,但深膚色人種獲得 1.38分,比黃種人高出約一倍;在「漂亮」一項,黃種人與白人分別獲 2.96分與 3.19分,但深膚色人種僅得 1.37分。

港人種族歧視問題根深柢固,最大成因原來是父母誘導。很多父母本身歧視歧視少數種族,對他們不友善或敬而遠之,並著小孩以同一態度對待他們。其實除著內地人大量湧入香港,已造成很多社會紛爭,在不少網上熱傳的街頭短片中,也看到本港與內地的父母互相指罵,且勿論誰是誰非,當街呼叫的行為絕對不當,在公眾場理應尊重自己和他人,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行為。更重要的是這些行為會成為小孩的壞榜樣,令小孩有樣學樣,久而久之,社會分化便日益嚴重,而小孩的教養素質也會下降。

社會和諧是要大家共同創造的。雖然不同人種及出生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文化,衝突或誤會在所難免,但我們要安守本分,絕不能以負面手法解決問題,因這只會弄巧成拙,令隔閡愈來愈深。而且我們更要為下一替代著想,不能以負面思想渲染他們,反之應培養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理性處事。

七月 31

作為香港人,除了知道香港以前是一個漁村外,你認識香港的歷史有多少?要認識香港,又不想到圖書館翻歷史書?不妨到中環的香港規劃及基建展覽館,可以知道更多香港由以前,現在和將來的發展。

位於中環的香港規劃及基建展覽館有四平方米,主要分為六個展區:「香港的印記」、「香港 2030」、「新啟德」、「運輸及物流」、「生活環境」和「可持續發展」。走過各個展區,可以認識香港由小漁村發展為轉口港,再迅速發展成國際金融及貿易中心的過程。除了展覽外,為了增加參觀者的興趣和互動性,展覽館亦加入小遊戲,大量模型和投射設備,增加立體感。

當然,要深入認識香港的歷史,較好的方法當然是透過參觀歷史建築,認識真實經歷過風霜雨打的古蹟。可是,香港剩下多少歷史建築呢?香港地少人多,地價高昂,可清拆的歷史建築都被政府清拆賣地增收入。其實,保育歷史建築能夠有助提升城市的生活素質,也能讓市民對香港多添一份親切感呢!

七月 27

香港廚餘增加的問題愈來愈嚴重,統計顯示港人平均每人每日製造半公斤的廚餘,堆填區每天要處理3,310公噸的廚餘,數量較新加坡、韓國及台灣為高。就此,早前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宣布已推出「屋苑廚餘循環再造資助計劃」。

 

這個計劃是資助參與的屋苑安裝和操作現場廚餘處理設施,協助屋苑減少、收集及現場處理廚餘作源頭分類。計劃的目的是希望教育市民避免浪費食物,因減少製造廚餘廢物是最直接和有效的方法;另外,宣傳和鼓勵市民參與廚餘回收,提高他們對回收的意識,減少堆填區的負擔。

 

其實,早有環保組織和志願團體宣傳和協助市民回收廚餘,但因回收廚餘的成本高,礙於經濟能力有限,令他們在營運上有所影響,不能全面地在港推行。只有政府,在政制上的帶動和經濟上的資助下才可有效地將廚餘回收推行全港。當然,還要靠市民積極參與,互相合作,污染問題才有機會得以妥善解決。

七月 25

膠袋稅推出兩年,塑料袋業用於製造膠袋類產品的數量不跌反升,情況與減電計劃如出一轍。其實,近年本港的環保意識已提升不少,不少市民外出購物均自備購物袋,但原來所謂的環保袋可能是個環保陷阱。現在俗稱的環保袋多為不織布袋,近八成的不織布袋一般膠袋一樣以聚炳烯作原料。同一大小的不織布袋比背心膠袋用膠量多出三十至五十倍,故不織布袋平均要被重覆使用三十次才剛好抵上環保之名。而隨著不織布袋轉趨普遍,每逢書展、美食節等活動均大量送贈不織布袋,致供多於求,反增加垃圾堆填區的壓力。種種誘因令兩年間不織布袋產量升達九成六,整體用膠量更升兩成七。

對於這個情況,很多人再度歸究政府處事不力,政策不當,認為政府本身就不應多上一舉,而是應該透過增加教育和宣傳,讓市場自行調節用量。事實上政府確有失預算,但相信如今的情況實在是很難預計的。而且推行環保,人人有責,我們有一定的認知能力,本就應對環保概念有所自覺,不需依賴教育和宣傳。故此,膠袋稅失效除了政府有責承擔錯失,我們也責無旁貸,而且污染環境的後果也是由我們每一個人共同承受。與其再用時間追究責任,不如先做好自己的本分,由自己開始著手減少使用膠袋,增加使用同一不織布袋的數量。

七月 22

廣管局近日收到了十多宗有關市民對電視劇集內容的投訴, 大部份投訴都涉及劇集中的對白裡帶有所謂的粗言穢語, 及影響了警察的專業形象。或許這個年代太方便, 想投訴這投訴那的, 打個電話傳個電郵便直通天下專人侍候, 不像舊時模樣, 跑了個山頭才到鄉公所和族長說隔壁的鄰居在夜間打麻雀。

首先, 劇中裡所謂的兩字髒話, 在社會上算不算粗言穢語各有定論, 但有研究文字的學者則認為這兩字僅屬粗鄙及有咀咒之意, 算不上粗言穢語。當然, 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尺, 怎樣量度其實很個人化, 就正如唐司長也可以直言「條條Fing」, 其實何錯之有? 若讓事情退後一萬步, 就假當那兩字真的是髒話, 但劇情上有如需要, 一句起兩句止, 在藝術的層面上能增加劇情的張力, 在演繹方面上又能突顯角色的忿怒, 根本無傷大雅。

另外, 每每電影播出前都會標明等級, 分成三級制, 供觀眾認知故事內容, 而電視劇亦同樣, 播前列面等級, 以資料顯示, 該電視劇列為家長指引類別, 意指家長需陪同子女觀看節目, 即家長在有必要時需要向子女作出輔導和教育。說淺白一點, 是當你覺得有某些有害物質正侵害你們的寶貝子女時, 作為家長的應向他們解釋前因後果, 了解這些壞物質的真正本意, 如真的有必要, 就要他們盡量避忌, 不要有樣學樣, 明白甚麼是好的同時又要知道壞的存在, 以上的才是PG家長指引的意義, 其實並不難理解, 所以敬請家長們運用一下你們成年人的分析能力, 明辯教育香港的下一代, 不要無事有事就站在道德高地上, 無知地盲目投訴。

七月 20

一年一度的書展將於今日正式開始, 愛閱讀的朋友們終於不愁寂寞, 一連七日至27號都可流連書海, 感受香港的文化氣息。而近年最盛行的少女模特兒文化, 則在是次的書展內大大退潮, 舉辦活動的也越見減少, 大會亦會一如以往的做法, 禁止一些言論出位的模特兒在場內舉辦簽名會, 以保持書展健康讀宗旨。

每年夏季一到, 少女模特兒就會空群而出, 年紀身形大大細細也好, 都佔領了所有娛樂新聞雜誌, 宣傳報導密如雨下, 出道以久的可以繼續風光, 剛剛出道的也開始發熱發亮, 人們就樂此不疲地瘋狂追捧這群少女模特兒直至天荒地老後。

這種東西應如何被形容? 久養的文化? 短暫的風氣? 人體的藝術? 霎時的興趣還是發達的門路? 究竟香港應如何看待少女模特兒? 她們形形色色, 只要一股不知從哪裡來的勇氣, 一脱衣裳就名成利就, 換換位置擺擺甫士, 偶爾幾頁突顯女生的體態美, 加點點滴滴的道具就賣過滿堂紅。古時李白杜甫博覽群學, 詩詞歌賦公益後世, 才能封名「詩仙, 詩聖」, 而現在女模特兒則有可能被俸為神的機會, 認真不得了。

雖然不能否定這群少女模特兒並沒有付出過, (希望沒有模特兒被一些敗壞道人以性交為轉運藉口所欺負), 但相對一班寒窗苦讀的文人, 埋首觸筆以萬字計的作家, 確實是少了份默默耕耘的浪漫。以往, 攝影師拍照, 是記下當時感覺, 是一件藝術品, 現在則扭曲成一件暴利又暴露的商品, 「滿足」一些男觀眾口味的神奇讀物, 是可笑還真是可悲。寫真裡, 讀者凝神細看著女生的銅體, 手舞又足蹈, 攝影師卻完全不加以理會, 角度光暗等技術就此埋葬在所有女模特兒光榮的陰影下, 逃不出來, 紅了影物, 而不是影者, 又是本末倒置的另一例證。

究竟香港還需不需要這些只懂袒胸露臂的少女模特兒呢? 短期內, 這股風氣看來不會因幾句廢話而消失, 反之若要模特兒恆久生存亦屬不可能, 一但少女長大多點, 敵不過歲月的摧殘, 她們便有可能被又一群新的小妹妹所淘汰, 生生不息。但若要此景象與自己遠離, 恐怕就是要過些充實生活, 見識多一點, 學懂多一點, 以智慧來判斷寫真在你生命中的價值了。

七月 19

日前,兩名人口普查員到大嶼山做家訪時,遭十多頭惡犬攔路狂吠,二人驚慌失措,忘了隨身的「百寶袋」中有驅狗器便掉頭逃走,惡狗跟隨他們,愈追愈走,最後他們嚇得跌落斜坡受傷。可是,普查員都只是十年一次才到鄉郊地區作人口普查,難為差不多每天都要到鄉郊派信的郵差,明知「內有惡犬」都要繼續向前走。有見及此,郵政署特別安排專人向郵差傳授防狗技巧,以便他們可以在安全的環境下,有效地完成工作。

郵差在防狗課程中,需要親身面對狗隻,近距離觀察狗隻的特徵。郵差可以透過課程,認識更多狗隻的特性,了解狗咬人的原因,學會與狗隻相處。另外,也可以透過辨別狗隻的情緒,知道牠們準備攻擊人時的特徵,立即採取適當預防措施,避免被牠們咬傷,亦可安全地將信件派到收信人手中。

圖片來源:香港政府新聞網

圖片來源:香港政府新聞網

七月 18

港府近年力推節能措施,包括用4.5億元公帑資助大廈節能,但本港住宅用電量卻不降反升,中電住宅及港島區住宅用電五年間的升幅分別達7.6%及2.4%。環保署回應道,用電量受住户人數、人口增長、整體經濟活動的增長及天氣暖化等多個因素影響。而對電子產品的使用需求上升,相信是耗電增加的主因。

智能手機、平板電腦、I Pad、流動充電器……電子產品已成為許多人的依賴,現時城市人外出身上袋有四五樣電子產品也不足為奇,隨街可見人使用智能手機上網,專家相信電子產品佔本港住戶的每月用電量達一成。而令秏電情況更嚴重的是,港人習慣為電子產品通宵充爆電,但部分產品在電池充滿後,若沒有截斷電源,仍會繼續耗電,這樣會令全港每月浪費250萬元電費。

使用電子產品是無可厚非的事,但我們仍可盡量減輕浪費電源,例如戒掉通宵充電的習慣及減少用電子產品瀏覽社交網站和玩遊戲等,為環保盡一分力。雖然電子產品處處便利我們的生活,但若對它們養成過分依賴,令地球資源缺乏,代價是很大的,所以我們要切記莫貪一時之便而漠視了地球的長遠發展!

七月 17

相信李小龍的影迷最近應該十分失落,因為他們期待己久,將李小龍故居改建為紀念館的計劃要暫時擱置了。

早在兩年前,政府與李小龍故居的業主余彭年商討捐出物業,計劃將物業改建為紀念館、圖書館、武術館及電影館的旅遊景點,並在同年舉辦了國際比賽挑選最佳復修方案。聽起來言之鑿鑿,氣勢如雄,極具吸引力。可是,計劃最後又是爛尾收場!早前政府承認與業主在復修故居方面有分歧,宣佈將設館的地方由李小龍故居改為沙田香港文化博物館。而且,只會開設專題展覽,吸引力大減。

原先香港人以為自己的地方終於有個值得全世界華人引以為傲的紀念館,而且還在李小龍生活過的地方設館,極具紀念價值。可是,希望又是落空!香港又少了一個旅遊景點,遊客想來香港找找李小龍的足跡?到星光大道看他的銅像,拍張照吧!

七月 17

國際知名學府英國哈羅公學將於明年在港設分校,成為本港首所寄宿國際學校,學費每年十萬至十四萬五千元。校方不斷強調分校師資素質與本校看齊,且學生須通過入學試,但最令人關注的始終是其入學條件,家長必須選擇購買三百萬元資本證明書、購買六十萬元債券,或每年繳交五萬元徵費資助,而購入的項目和數量都被作為考慮入學資格的排序。暫時過半申請入學人士皆是非本地生。

另一邊廂,本港家長對小一統一派位結果的滿意率創八年來新低,不少人以「叩門信」為子女博取入讀心儀學校,內容由煽情剖白至狠批教育政策不等。筆者不禁想到,若身為普羅百姓的家長聞得上述學校的學生在就學期間若不再持有資本證明,可能會被取消學籍,心理該當如何?早知銀紙和信紙的分別,只是好歹也為子女費盡心力,相形之下仍是見拙太過。

太過的還有政府持續殺校令家長提心吊膽。殺校本身並非問題,可以是出生率下降的必然現象。問題在於政府放寬內地學童來港,致本港學位需求緊張如昔,令人懷疑殺校之必要。同時,政府選擇殺校對象並不平衡,專殺基層學校,令基層學位緊縮,基層學生被迫轉讀不同程度的學校加上既有資源限制,導致適應困難。這邊廂有殺錯冇放過,那邊廂一年批出四塊土地興建國際學校,而受惠者莫說基層,恐怕是連本地家長和學童也是寥寥可數。政府以利益為依歸,本港基層家長及學生唯有慨嘆自己輸在起點之上。有說國際知名學府在港建分校令港沾光,可惜那些十年寒窗,一朝進榜的成功故事,真正振奮的光彩,往後可會逐漸減少?
但換個角度想,能夠將差別待遇順理成章的明文化,明碼實價,不作無謂遮瞞,實在也是令我們羨慕的境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