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圖去片)

樹醫生這一行業的確不太為人所熟識, 我們對他們的工作範疇也只是一知半解, 沒有《心戰》內的他們, 也許我PA阿恆只會聯想到食環處會在倒樹的時候才出動草草鋸樹, 又抑或是有人奉某黨派諭, 剃光木棉樹的一輩不識花的草芥, 原來除了這些修樹人外, 還有一班憑愛心和自然定率而行的大好心人, 可是正如潮凱所說, 全香港只得一隊樹醫生, 未免太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