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決定收知秋為徒之前,常綠先往停屍間驗屍;來到牢房,常綠問知秋殺榮少的原因。
知秋說:以為榮少姦污小滿,並曾害過不少人,因而覺得他死有餘辜。面對死刑我感害怕,更後悔一時衝動而殺人。
常綠聽後,直言知秋撒謊說:你不是一時衝動,而是有心殺死榮少,並使用最痛苦方法殺人……

面對生命最後一刻,知秋不肯真誠面對自己,因此常綠拒絕收知秋為徒……

殺人填命,天經地義。
要嘗試寬恕一個殺人犯,除了察看其有否悔過之心,亦要看其殺人動機。知秋因為極大的仇恨,注成謀殺的惡心,在可獲重新的機會前,他卻把殺人的來龍去脈,自圓其說成救人故事。赤知秋生命最後一刻,良心終究都不能衝破仇恨,難道他的孽債,注定要以命抵償?